孟加拉国首都市郊一家塑料工厂起火造成8死24伤

中新网12月12日电 据“中央社”报道,孟加拉国警方12日表示,位于首都达卡市郊的非法塑料工厂遭大火肆虐,造成8人死亡,另有至少24人伤重命危。

据报道,警方指出,位于达卡西南方城镇克拉尼干吉(Keraniganj)的工厂,当地时间11日下午开始起火燃烧,随即厂房陷入一片火海。

据英国《泰晤士报》12月9日报道,一位学者因担心不熟悉诗圣(莎士比亚)笔调的报考者吃亏而在面试中取消了涉及莎士比亚的问题,转而提出与J·K·罗琳有关的问题。牛津大学已经公布了一份样题清单。

例如,有一个问题是:“J·K·罗琳在《哈利·波特》系列大获成功后,刚刚为成年人出版了一本书。你认为为孩子写作与为大人写作有什么不同?”

牛津大学招生办主任萨米娜·汗说:“没有任何有意捉弄人的问题,我们问及的每件事都有目的,那就是我们想了解一个学生是如何思考和回应新想法、新信息的,而且我们是以一种类似辅导课——如果他们来牛津大学学习,他们将参加这种辅导课——的学术对话方式进行面试。”

她说,这使得流行文化得以融入其中,并表明文学分析技巧可以应用于其他地方。她还说:“它还可以开启有关内容的讨论,例如讲故事的技巧、将幽默融入严肃的故事情节/人物当中、作家如何让观众和读者保持兴趣、合作写作、连载的使用以及作家/文本如何从被视为‘大众’(比如,像狄更斯)转向成为‘经典’。”

本报驻德国记者 花 放

报道称,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都面临着公众要求其录取更多贫穷学生和公立学校学生的压力,他们提出的问题旨在让报考者有机会阐述自己对所选科目的热情。

当地警察局长萨曼表示:“1人被当场被烧死,33名工人严重烧伤,7人随后在达卡医学院附设医院(Dhaka Medical College Hospital)不治身亡。”萨曼说,这座工厂非法营运,并说数十名消防队员经过3小时抢救才控制火势。

英国伦敦国王学院的反恐专家彼得·诺依曼在接受德国《奥格斯堡汇报》采访时表示,德国现在已是全球枪支管控最严格的国家之一。然而右翼势力不断坐大,现有的德国枪支法已无法保障社会稳定。德国近期涉及极右排外势力的暴力活动和袭击事件频发,而以反移民立场迅速崛起的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正不断壮大。目前并没有直接证据表明德国选择党与近来的暴力袭击有直接联系,但舆论普遍认为,极右翼势力的发展正在成为德国面临的最大安全威胁之一。

为了防止极右翼势力通过网络蔓延,德国此前已经出台了相应加强互联网管控的规定。经过长时间的讨论,枪支法修订案取得了组成执政大联盟的联盟党与社会民主党的一致同意。

牛津大学摄政公园学院的英语招生导师林恩·罗布森此前曾问道:“为什么你认为一名英国学生可能会对《加冕街》运营了50年这件事感兴趣?”

他说:“我担心,不是所有报考者都有同样的机会接触到广泛的文献,我谨慎地根据他们了解的情况、而不是他们不知道的情况来评判他们。如果我问有关莎士比亚的问题,有些报考者可能会对他的文学作品有看法,但许多人不会有自己的观点。”

伦敦大学学院认知神经学教授尼克·杨说:“在每次面试时,我都想要达到这样一个境地,即对方无法立即知道答案。因为我们想要研究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是,当他们还不知道答案时,他们会怎么想。”

报道认为,申请者不大可能没有读过莎士比亚的作品,但预计报考者阅读广泛,不过他们不必担心得到正确的答案。

报道称,孟加拉国的工厂经常发生大火,尤其是在干燥的冬季。2012年11月,专门替西方国家零售商代工服饰的成衣厂发生大火,至少111人死亡,是孟加拉国历来最严重火灾之一。

医师沈恩说,24名工人伤势严重,有多人被浓烟呛伤及半身烧伤,死亡人数可能还会攀升。

根据德国内政部发布的数据,德国2019年上半年涉极右翼刑事案件数量为8605起,其中363起为暴力袭击,造成至少179人受伤。今年6月,德国黑森州卡塞尔行政区支持接收难民政策的政府主席瓦尔特·吕布克遭枪击身亡。据德国联邦总检察院消息,此案疑为极右翼分子所为。据了解,包括遇袭身亡的吕布克在内,德国境内已有多名公开支持接收难民政策的政界人士,曾收到极右翼分子的死亡威胁。2019年10月,在德国东部城市哈雷一犹太教堂外发生了恐怖袭击,一持极右翼观点的嫌疑犯试图冲入当地一犹太教堂发动袭击,后在教堂外开枪,造成2死2伤。

德国新版控枪法案授权负责德国国内安全事务的联邦宪法保卫局检查持枪者的背景。持枪者每5年须接受检查,证明有持枪的正当理由。凡是与涉嫌违反德国宪法的组织有关的人员,其持枪证将被吊销。法案还要求枪支生产商和经销商上报所有枪支和枪支关键部件的交易流转记录,以便管理部门追踪所有枪支情况。法案还进一步限制了半自动枪支的弹夹容量。

牛津大学曼斯菲尔德学院的资深导师露辛达·拉姆齐说:“即便压根不了解罗琳的作品,报考者也可以说一些关于自己作为读者的情况,以及作为读者他们如何接触不同类型的书,还有作家如何构思一件作品并为不同的读者写作。”

牛津大学(资料图片)

本报驻德国记者 花 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