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新增6例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累计出院95例

21日下午,在海南省人民医院、三亚中心医院和南部战区海军第二医院,共有6例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经过综合诊治,符合国家卫生健康委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解除隔离和出院标准,办理出院。

截至21日18时,海南省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出院95例。

张乾二是化学界的数学超人,这使他在用数学的方法来解决化学问题时,显得游刃有余,并在量子化学与结构化学领域取得重要成果。量子化学实际上是理论化学一个很核心的内容。

2006年,张乾二又遭遇不测——他坐的车出了车祸,被推进第一医院手术室时,听见主任对护士长说:你要做他的思想工作,让他有活下去的决心。护士长回答,不要做了,他刚才已经在开玩笑了。

张乾二讲课据说也极其富有特点,声音洪亮,他的学生、厦大原副校长林连堂曾说,老师在旧化学馆311上课,站在隔壁的生物馆都可以听到。

上完课后,张乾二又开玩笑了,他说,好久没上课了,感觉挺累,但是还好,没有晕过去。不过,他不停地抱怨没有粉笔和黑板,不能现场写,还是不习惯。他解释说:“多媒体课件可以反复用,不用总是备课,容易助长惰性,我不喜欢,我还是喜欢粉笔和黑板,可以很清楚地把我的想法一步步地推导给学生看,每次课前产生的新想法也可以随时加进去。”

张乾二是位神奇的老师,具有把深奥的理论变得通俗易懂的神奇本领。

张乾二致力于量子化学与结构化学研究,在配位场理论方法、休克尔分子轨道理论图形方法、多面体分子轨道理论、多电子理论的群论方法、价键理论方法、表面科学中的量子化学研究等领域获得诸多重要成果。

大约在1998年,在张乾二位于鼓浪屿的家里,小偷破门而入,被他发现后拔出刀来,双方在争抢时,小偷把他刺了18刀,其中一刀把肺都刺破了,另一刀从心包旁刺过。在医院里,浑身是血的张乾二被推去做CT,医生议论说,这位是跟歹徒做斗争的英雄,当时,还有人说,他试图做歹徒思想工作,使后者弃恶从良,但是,张乾二后来在接受《厦门日报》采访说:这些是谣言!

第二年,他了却心愿,为研究生开始选修课,讲的是“化学键理论选读”。没有教案,没有讲义,也没有多媒体,只有一张圆桌,一把椅子,一份课前写好的板书。

张乾二说,大家在研究理论化学的问题时,习惯于先“算算看”,不停地在计算机上演算。其实,遇到问题更应该先“想想看”,用自己掌握的基础知识、素材和规律对问题和计算数据综合分析,仔细思考背后的化学,建立化学现象与结构本质之间的关联,这样才容易产生新想法、新观点。因此,要多看书、多思考、多分析,光对着电脑是算不出新想法、新理论的。

他承认所经历的坎,令他“很辛苦”,不过,张乾二用“张氏乐观法”来看待自己曾经经历的不幸,他说,我的后两次遭遇,都十分好记,1998年被刺伤发生在8月23日,会令人联想起厦门历史上著名的“8·23炮战”,至于2006年那场车祸,就更好记了,居然发生在9月11日。

讲台上的张乾二虽然步履仍显沉重,但兴奋和喜悦让他旁征博引、滔滔不绝。讲台下你必须聚精会神,否则会跟不上他的思维,因为他时不时地会“跑题”,在写好的板书之外,他随时引出许多新话题、小故事,来推导、证明自己的结论。说到动情处,他会叹息、会皱眉、会点头,也会自己呵呵地笑,还会一脸期待地望着台下的学生。

张乾二曾多次获得国家荣誉,如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1982年)、国家教委科技进步奖二等奖(1987年)、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1989年)、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1994年)、国家教委科技进步奖二等奖(1994年)、国家教委科技进步奖三等奖(1987年)。

张乾二后来曾经回忆说,卢老师知道我有个缺点,如果是A+B=C这样的代数推理,往往完成得很出色,但是,如果是具体的数字计算,却会出错,所以,当时凡是有数字计算,卢老师都特地留给我做。

张乾二93岁的人生中

李某某,女,60岁,湖北武汉人,1月12日与家人自驾来琼,1月24日跟朋友吃饭,朋友后被确诊。随后,李某某因反复发热、咳嗽就诊,确诊为新冠肺炎。

记录了当时81岁的张乾二的上课风采:

(总台央视记者 毛鑫 马力 叶飞)

厦大化学化工学院昨天在网页上对外发布消息。

他说,我当时是怕得要死,跟他抢刀,实在是出于本能。

厦门日报资料图 / 姚凡 摄

文某,男,31岁,河南省信阳市人,三亚市某医院首诊。2月3日转入南部战区海军第二医院治疗。

张某某,女,56岁,湖北省武汉市人,三亚市某医院首诊。2月8日转入三亚中心医院治疗。

张乾二,1928年8月出生于福建惠安,1954年毕业于厦门大学化学系(研究生),1991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曾任厦门大学化学系主任、中国科学院福建物质结构研究所所长、厦门大学化学化工学院院长、固体表面物理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

张乾二曾经说:如果有来生,我还当老师!不用巴结谁,只要教好书就可以了。

严某,女,26岁,湖北省武汉市人,三亚市某医院首诊。1月27日转入三亚中心医院治疗。

第二天,他会带上一小片纸去上课,但是,他一般不会看纸片,所有东西都装在他脑海里。他的学生后来回忆说,一黑板的公式推导,老师一气呵成,没有发现任何符号的差错。

2008年,厦大为张乾二从事教育六十周年和八秩华诞举行了隆重、简朴的大会,他许了心愿:给我一枝粉笔、一块黑板,能重新走上讲台,为学生讲课,为研究生开设并讲解一个曾在中国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化学理论——共振论。之前的一次车祸,令他元气大伤。

和一些科研人员把教学当成负担相反,张乾二把教书当成乐趣。只要第二天有课,那么,前一天你无法见到他,他准躲在家里备课。

张乾二的学生莫亦荣说,刚开始从事科研时,他曾颇为自得地告诉老师:和上课考试相比,通过科研更能加深对知识的理解。哪知,张乾二告诉他,最高境界是通过教学——把知识传授给学生,也能使自己受益。

他是厦大人——1947年,这位惠安人考入厦门大学化学系,1951年,张乾二以优异的成绩完成本科学业后,继续攻读硕士学位,而他的导师就是时任厦大理学院院长的著名化学家卢嘉锡,卢嘉锡后来出任中科院院长。

他认为,这种训练使得后来他在做理论研究时,数学计算能力发挥很大作用,经常能从数字计算的一些结果发现一些规律。

吴某某,男,56岁,湖北省松滋市人,三亚市某医院首诊。1月23日转入三亚中心医院治疗。

上课一气呵成,不用看教案

杨某某,女,76岁,黑龙江哈尔滨市人,三亚市某医院首诊。2月9日转入三亚中心医院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