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勃拉邦菜市里的“鲜活老挝”

中新社琅勃拉邦12月12日电 题:琅勃拉邦菜市里的“鲜活老挝”

琅勃拉邦的一天,从清晨布施开始。人们备好花塔和食物,列队跪坐路边,等候僧侣沿街化缘。

本报驻美国记者 张梦旭

“因为老挝气候炎热,很多蔬菜种植不了。”赛卡告诉记者,早些年琅勃拉邦菜市里蔬菜品种乏善可陈、肉类供应不足,“西芹、大青椒、大白萝卜、胡萝卜、藕……近几年相继在菜市出现。”

出生于琅勃拉邦的赛卡,2013年到中国西双版纳学习中文,后来回到琅勃拉邦成为导游和翻译。“在中国学习期间,我喜欢上火锅,回来便教会妻子制作。”

目光回到琅勃拉邦的菜市场,蔬菜品类不断添新,鱼和肉供给充足,商贩不断涌入,挤满了市场外的土路。(完)

老挝是传统农业国家,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中,农产品生态有机,却并不丰富和高产。悄然间,老挝农业供需发生着变化,催化出老挝农业的一场变革。

记者沿途在老挝公路旁看到,南塔省农田里撑起拱形大棚,正在试种新品种蔬菜;琅勃拉邦省低洼处,出现连片的鱼塘;沙湾拉吉省的平坝稻田中,小型农机替代了耕牛……

根据美国教育部的数据,270多万借款人的欠款超过10万美元,约70万借款人的欠款超过20万美元。从年龄上看,25—34岁的借款人欠款4890亿美元,35—49岁的借款人欠款5300亿美元。许多美国人年老时也背负着学生贷款,美国教育部去年9月底的数据显示,180万62岁以上的借款人欠联邦学生贷款625亿美元。

《纽约时报》报道称,美国国会在2007年曾制订一项学生贷款减免计划,截至目前成功获得贷款免除的人只占该计划申请人的1%,很多人苦等10年才被告知不符合要求,原因也是五花八门,包括贷款项目或还款计划不合规定、职业不在免除名单之列等。这项减免计划充满借款人和贷款方难以理解的复杂要求,政府部门也没有作出任何努力来使这项计划变得更具有可操作性。

据报道,老挝首都万象周边,一个现代农业试验站已初步建成,它将是一个集农作物新品种试验、示范、展示、新技术推广、农业培训于一体的现代化农业基地。

地处亚洲中南半岛的老挝,是一个与五国接壤的内陆国,由于山地和高原占国土面积的80%,交通闭塞,发展滞后。近年来,老挝提出变“陆锁国”为“陆联国”,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倡议,建设中老铁路。

很多人担心债务“泡沫”会在未来某一天破裂

“打电话给我们的人正处在困境的边缘,很多人开始使用各种贷款来偿还信用卡欠款,甚至是网络贷款,这样可以不受与商业银行相同的监管限制。这正在成为一种趋势。”“债务帮助组织”的调查显示,在2017年至2018年期间,美国个人贷款额增长了13%以上,达到1300亿美元。

美国“债务帮助组织”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国平均每个家庭负债14.41万美元,创下历史纪录,“美国民众的房贷、车贷和个人贷款的使用都在增加。剔除房贷后的家庭债务总额也超过4万亿美元”。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个人财务顾问乔治·贾纳斯说,信用卡利率一直在上升,给信用卡还款人造成了压力。

“老挝是山地国家,拥有立体气候,农业缺乏的是种植技术。”在琅勃拉邦生活已有13年的华侨陈红兵告诉记者,“一些中国人来老挝投资农业,也把农业技术带来老挝。”

房价和大学学费增长速度远快于普通人收入

布施结束,天也就亮了。赛卡起身转入熙熙攘攘的菜市,“妻子吩咐,购买土豆、青笋、萝卜、藕、猪肉、火锅底料……煮一锅香辣的四川火锅。”

成千上万的中国工人来到老挝建设铁路,尾随而至的还有中国投资者与游客。赛卡说,“2011年,琅勃拉邦仅有一家‘北京饭店’,如今中餐馆每条街都至少开有一家,还有中国人开的酒店、超市等。”

斯蒂芬妮的情况在美国绝非个例。《华盛顿邮报》报道说,美国有4500万人背负学生贷款,总额近1.6万亿美元,是2009年的两倍多。《纽约时报》报道说,2018年毕业的本科生中有2/3靠学生贷款完成学业,平均借款超过3万美元。但是按时偿还这些债务变得越来越具有挑战性,2018年有25%的人没有按时还款。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伊莎贝尔·索希尔和克里斯托弗·普里亚姆在一份报告中说,美国家庭财富越来越向少数家庭集中,2016年最富有的1%家庭拥有美国家庭财富总值的29%,最富有的20%家庭拥有家庭财富总值的77%,最贫穷的20%家庭仅拥有家庭财富总值的2%。“美国是一个富裕的国家,但它正在日益成为一个少数人拥有大部分财富的国家,而年轻人和广大的中产阶层都无法从中受益。”

近日,记者跟随2019“一带一路·七彩云南”国际汽车拉力赛途经老挝琅勃拉邦,在当地菜市里见证一个“鲜活”的老挝。

“美国的房价和大学学费增长速度远快于普通人收入,他们用信用卡透支消费,签下越来越多的个人贷款,为未来的金融危机埋下隐患。”该报告这样写道。

文章评论称,上世纪80年代,超过一半的美国人在20多岁时就能实现经济独立,但现在近七成20多岁的年轻人依然要靠父母资助。“风险是集体的,后果需要几代人共同承担。”

伊利诺伊州的斯蒂芬妮是一名社区工作者,她因为上大学欠下了15.1万美元的学生贷款,现在为如何分期偿还贷款伤透了脑筋。社工的收入十分微薄,她说她想申请一份年收入3万美元的岗位,但却不符合条件,因为那个岗位需要硕士学位,而她只是本科毕业。“我现在有自己的家庭,每个月除去必需的开支,余钱只够偿还学生贷款的利息。我担心我永远无法还清这笔学生贷款。”斯蒂芬妮说。

最近对1000名成年人进行的一项债务调查发现,31%的婴儿潮一代和32%的千禧一代没有应急储蓄基金。美国西北互助人寿保险公司的一项最新研究发现,美国45%的负债人每月或更频繁地感到焦虑,15%的人预计自己的余生都将负债。

《纽约客》杂志刊文称,从上世纪80年代末到现在,大学学费的增长速度是同期通胀率的4倍,是家庭收入增速的8倍,很多人担心债务“泡沫”会在未来某一天破裂。中产阶层看起来好像不是最值得同情的角色,然而从调查结果来看,很多受过良好大学教育、开支有节制的中产家庭在学生债务面前也显示出很大的脆弱性,他们无法应对未知的危机,甚至无法支付紧急意外医疗开支。

与此同时,老挝人纷纷进入铁路工地、酒店、餐厅、超市找到工作。近几年,老挝经济增速保持在7%左右,人均收入不断提高,消费能力也在提升。赛卡笑道,“我就是最好的例子。”

“债务帮助组织”的报告说,与大多数其他形式的债务不同,学生贷款不能通过个人破产来解除,这意味着借款人即使没有收入也有义务偿还债务。人们违约的原因多种多样,其中失业和薪水不足以还款是两大主要原因。“这种情况下,偿还学生贷款成为全家多代人的问题,父母、祖父母都在想办法贷款以帮助孩子还贷”。

中老铁路北联中国,南接泰国、马来西亚等国家,建成后将实现老挝成为中南半岛陆上交通枢纽的愿望。铁路的建设,直接拉动了老挝当地建材供应、电力、服务业、物流及农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