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渡难关是当前香港最需要与最重要的事

因疫情形势严峻,香港第七届立法会已确定推迟一年举行,而第六届立法会又已然到期,这一年的空档期怎么办?对此,全国人大常委会8月11日作出决定:2020年9月30日后,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立法会继续履行职责,不少于一年,直至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七届立法会任期开始为止。

这项决定,成为这几天香港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香港高等教育评议会、香港学者协会理事会、中华回教博爱社、香港湖北社团总会等各界团体纷纷表示,有关决定合宪合法,是必要的和稳妥的做法,符合750多万香港市民的利益,呼吁所有获延任的议员以谋求市民福祉为己任,放下斗争,与全港市民一道共渡难关。

中山大学青年学者谢曦,一直在尝试改进这些医学诊疗技术,近年来他边学边做,研发了多种可穿戴人体健康传感器和生物科研传感器。去年,因“将光电传感技术与生物医学交叉融合,为生物研究和医学诊疗提供前沿工具”,谢曦入选《麻省理工评论》“35岁以下科技创新35人”中国榜单。

北京师范大学校长董奇向所有2020届毕业生发出邀请:“欢迎你们将来重返母校,通过参加今后任何一届的毕业典礼或者其他适合大家的方式,为大家补穿一次学位服,补拍一次毕业照。”(完)

对于研究交叉学科来说,教学相长的心态或许是必备条件。

谢曦做的这种“袖珍针板”是一种救命的科学仪器,能助力科学家进行癌症等疾病的药物筛选。但在研发科研工具的同时,他还发觉,一些实际医疗场景中,需要能够用于人体的电子传感器,实时传输病人的健康情况,“我希望开发一种临床应用型技术,解决一些病人的需求”。

疫情期间,无数师长校友成为“最美逆行者”“生命摆渡人”“健康守门员”,也给学生们上了生动一课。北大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安友仲,已年近花甲,他连续工作110个日日夜夜,始终坚守在救治危重症患者的岗位上。北大第三附属医院危重医学科护士长李少云到武汉一线后,发现自己已有身孕,但她依然坚持工作,在前方带队的乔杰院士为她还未出生的孩子取名‘小汉生’。”北京大学校长郝平在毕业典礼上致辞至此颇为动容。

“我经常和不同专业的同学请教,带着我的学生去看其他生物学生做实验。教授都太忙了,所以我经常先和他们的学生请教入门技术。实践起来才知道,生物实验的操作和理论完全不是一回事,深奥程度更是不可测量。”

谢曦从美国斯坦福大学博士毕业后,在麻省理工学院做博士后研究,但耀眼的简历并没有让他停步不前。最近,他决定进行一场更加艰难的跋涉:做好奋战10年的准备,和植入式动态血糖传感器“死磕”。这不单是为了解决血糖等健康指标无法实时监测的问题,谢曦也希望打破我国在生物医学传感学科领域成果稀缺的现状。

6月,中国工程院院士、土木结构工程和防护工程专家陈肇元,中国工程院院士、生殖内分泌专家肖碧莲逝世。

事实上,随着前沿科技的发展,靠单一学科就能解决的问题越来越少,需要交叉学科解决的问题越来越多。谢曦面临的困难,不少学者也深有体会。

为了突破这个医疗技术难题,谢曦的办法很朴素:一边当老师,一边当学生。

北京科技大学校长杨仁树对毕业生们说,“今年特殊的毕业典礼虽然少了些许热闹,但依然承载着所有师长对你们的祝福,依然会为你们的青春披上荣光。”

“我也经常和自己的学生讨论问题,每个研究生和博士生都各有特长,向学生请教是很正常的事情。”谢曦的办公室让给了一些临时还没有分到座位的同学,他自己则和学生们坐在一起。

“临床医学和生物又不一样,在临床上,我就把自己当实习生。现在甚至考虑读一个临床医学的在职学位。”

据中国工程院网站介绍:许其凤,男,1936年1月出生,天津市人,中国卫星导航定位专家。现任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导航与空天目标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第二代卫星导航系统重大专项专家委员会”委员、国家重大科学工程“中国大陆构造环境监测网络工程”专家。1991年享受政府特殊津贴,2000年被评为全军院校教书育人优秀教员,2001年获总参谋部人梯奖,2002年获军队院校育才奖金奖。

“迈出这一步很不容易,学生有毕业的要求,科研有经费的压力……”他知道做这种长线项目会很“难熬”。然而最难的还不是科研“性价比”的压力,而是交叉学科知识的积累和贯通。

然而研究越深入,和临床结合越紧密,谢曦需要解决的问题越棘手。在病人住院时,往往还需要监测血糖、激素、代谢物等情况;而对于一些服药病人,有时还需要精确掌握体内药物的浓度变化从而进行动态调整,部分需求目前只能靠一次次抽血来实现,无法实时监测。能否研发一类微介入人体的传感器,实时传回这些生理指标?

虽然,谢曦此前所做的纳米针头阵列和植入式传感器有相通之处,但从“体外”到“体内”是一个质的跨越。他说:“通常植入式的医疗仪器从研究到最终进入临床,周期至少需要10年,我准备花很长时间来‘啃’这个项目。虽然基础功能已经在实验室里实现,但传感准确性要达到临床的严格标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比如有些病人需要实时监测心脏、血压等情况,他就利用柔性电子材料制作成可穿戴传感器,贴附于人体皮肤外,更便捷且连续地监测心电、脉搏、血压等生理指标。

许其凤于2005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加上许其凤教授,2020年共和国已送别19位两院院士。

能身穿学位服在校园里拍照留念,参加典礼仪式,接受师长拨穗正冠,为自己的大学生活画上一个圆满句号,是很多学生的愿望。“母校与你们郑重约定,明年的毕业典礼将虚位以待,我们欢迎每一位有意愿的同学回家,我将一一为你们拨穗正冠,为同学们的校园时光添上一笔温暖的感叹号。”杨仁树说。

4月,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化纤领域奠基人郁铭芳逝世。

2016年,谢曦成为中山大学生物电子学科带头人。生物医学电子学科属于新兴交叉学科,聚焦于应用电子信息技术揭示生命现象本质,解决生物、医学等基础研究中机理机制、重大疾病等关键难题。

在谢曦看来,做科研,一方面是基于求知欲,希望学习更多知识,探索自然奥秘。另一方面,是结合国家和社会发展需求,尽自己的一份力。在求知欲和社会需要面前,虚心学习、交叉运用,是自己的“本分”。

“我们团队的特点是有求知欲、虚心、高度交叉。”谢曦介绍,微介入式传感器是一项多学科交叉的研究,囊括电子、材料、人工智能算法、生物、医学、化学等,而且学科跨度很大,“比如学电子的学生和学生物的学生其实很难想到一块去”。作为一个交叉学科项目的博士生导师,谢曦所面临的要求就更高了,“最起码核心点自己都得懂”。

这是一种十分精密的生物电子传感器。为了把药物高效地送达细胞,并精准地监测效果,每个细胞都需要插入数十个纳米“针头”,这些“针头”安装在直径为几百纳米的电极上,密密麻麻的电极则安装在直径1平方厘米的微加工芯片上,小小的芯片形成一个纳米针头阵列。

不少留学生留在中国和中国同学一起经历了过去几个月的非常学习,也获得了人生成长。“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的所见所闻,使我获得了更深入了解中国的机会。事实证明,中国的治理和医疗体系是世界上效率最高的体系之一。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不仅成功控制了新冠病毒的传播,还向世界许多国家提供了援助。”来自波斯尼亚的清华大学医学院硕士生伊瓦娜表示。

按照谢曦的计划,单是一个微介入式动态血糖传感器就要“啃”10年甚至更久,他还希望攻克微介入式动态激素传感器等精密仪器。如此算来,他大概要当一辈子“学生”。但他完全不认为这丢了当教授的面子,反而抱着一种特别感恩的心态:“有人愿意教我,我已经谢天谢地了!”

5月,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化学家张乾二,中国科学院院士、空间物理学家万卫星相继逝世。

经历了“云课堂”“云答辩”“云求职”的毕业生们,又迎来了“云毕业”。这届毕业生注定与往年不一样。六月底七月初,大学校园里欢送毕业生的条幅照例成为一景,但许多学生还没回到学校,让以往热闹的校园有些冷清。“万万没有想到春节前的离校竟是真的离开母校”是许多毕业生的感慨。

伊瓦娜说,在这段时间里,尽管面临巨大挑战,学校仍然开展许多在线会议和网络研讨,帮助她在自己的研究领域不断提升,使她在深圳获得了工作的机会。通过在清华建立起来的网络,她也成功为她的国家组织了个人防护装备捐赠。

在植入式人体传感器中,他选择从微创式动态血糖传感器入手。谢曦介绍,动态血糖监测仪在临床中需求广泛,它能够长时间插入皮下监测病人的血糖,不仅能连续反映血糖变化,还可以免除糖尿病人频繁指尖采血的痛苦,“比如二型糖尿病患者,可以根据动态血糖变化调整相应的胰岛素用量”。国外的相关技术在不断迭代,但由于缺少技术突破,目前这种医疗传感器还没有实现国产化。因此他决定投入这一领域,对动态血糖检测仪进行攻坚。

今年1月,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著名叶轮机械与动力工程专家蒋洪德,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神经药理学家池志强,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加速器物理学家方守贤,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物理学家李方华4人逝世。

来自菲律宾的留学生吴震森在北大学习了七年,毕业后将去福建工作。三年前的本科毕业典礼在北大邱德拔体育馆里举行,同学们都在一起。而今年因为疫情,毕业典礼在体育馆外面的广场举行,同学们也只能线上线下一起参加。不同的体验都是人生难忘的纪念。

非常时期的特殊经历,也让许多学生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价值。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2016级师范生如先古丽·吐尔孙四年前走出家乡求学,如今又决心回到家乡建设家乡。她在云端参加毕业典礼,通过视频与大家分享了自己的故事。她说要立志成为一名“四有”(有理想信念、有道德情操、有扎实学识、有仁爱之心)好老师,让更多孩子获得更好的教育。

科学家在困难里冲锋陷阵,普通人就有改善生活的希望。在开启新的跋涉之前,谢曦成功研发了一种可用于药物筛选的科研仪器——体外细胞微纳芯片。科学家在筛选药物的过程中,经常需要向每一个实验细胞注射药物,并精准地监测效果,而体外细胞微纳芯片则是给药和监测其药物反应的工具。

许其凤长期从事“卫星大地测量与导航定位”领域的教学与科研工作,是中国最早开展卫星大地测量与GPS技术研究的学者之一。主持和承担了20多项国防型号和军队重大科研项目,取得了多项研究成果。获全国科学大会奖1项,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3项。所著《GPS导航与精密定位》(1989年)是国内第一本全面论述GPS技术的专著,所著《空间大地测量学-卫星导航与精密定位》被列为国家级重点教材。

“疫情让你们进一步认识到人生充满不确定性,也进一步认识到每个人的命运与他人息息相关。你们的这些经历、思考和感悟,都会跳动为青春时光里的独特音符,进而合成为人生交响曲中的特别和弦。”清华大学校长邱勇对学生们说。

3月,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大地测量学家、教育家宁津生,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李道增,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植物资源与植物化学家周俊,中国工程院院士、骨科专家卢世璧4人逝世。

2月,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生态学家孙儒泳,中国工程院院士、机械制造与自动化专家段正澄,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药学家周同惠,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公路工程专家沙庆林,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农业工程学家蒋亦元5人逝世。

澎湃新闻首席记者 岳怀让